每当练习食气法的还要。生母之气通太空的气。

食气疗法是同种为吸气为主的吐纳锻炼方式,即经过收到自然界的清气,同时自地减少膳食的摄取量,藉以达到辟除邪秽,强壮延年的目的。

图片 1

(1)练习者可被夜半子时、清晨治愈与空腹的时,择取空气清新、环境静谧的远在修习食气法。

道教修性炼命之术,首先强调祛病健体,其次要延年益寿,最后追求长生久视。盖道教炼气,遵循“道法自然”,行之得法,不容许出现任何错误,诚乃延年益寿之宝筏。

(2)练习者站立、坐、卧随意。首先静心宁神,根除杂念,待心静气和,即可练习。先闭口,以鼻子缓缓引气,待吸满后将口中清气如吞咽状态咽入腹中;随后想像体内秽浊之气随吐而达到是因为喉中,待吐气已尽则闭口,再行引气吞吐之学,如此吐纳一涂鸦,称之为“一服用”。

一、功理篇

(3)初练者每日应休少于百咽,熟练后只是增益其勤。在演习食气法的以,应适可而止核减食物的摄入量。一般以练10上后,可一旦摄食量明显减少,而饱满也比较以往越发饱满。

吐纳者,呼吸也。庄子云,“吹嘘呼吸,吐故纳新,为寿而已矣。”意即吐生浊气.纳入人体所要的清气,以帮扶培蓄人体内部的生气,达到养生长寿之目的。

注意事项:患有人命关天器官性疾病,消耗性疾病者不宜练此功;每天咽气次数应逐步递增,不可操之过急;在操演过程遭到一经出现人渴烦闷等症,可舌搅齿龈以生津吞咽,或口含青果、乌梅等于生津止渴之品。减少膳食摄人量应循序渐进。

道教修炼,重视气对人身之来意。认为“气聚则生,气亡则颇”,天地万物无不需气以生。葛洪《抱朴子》说:“服药虽为百年之以,若能够兼顾行气者,其益甚速,若不能够得药,但行气而尽其理者,亦得数百年份。”吐纳术就是平等种植行气之法,至简至爱,常年坚持,则可终生受益。

道教认为,人于受生之初,胞胎之内,以脐带随母呼吸受气,胎儿之气通生母之气,生母之气通太空的气,太空的气通不过跟之气。那时并任口鼻呼吸,任督二脉息息相通,无来梗塞,谓之胎息。及暨十月胎圆,裂胞而出,剪断脐带,其窍闭矣。其呼吸即上断于口鼻,下断于尾间,变成常人呼吸。常人呼吸随咽喉而下,至中脘若扭曲,即村所言“众人的寝以喉”是吗。其气粗而发,甚至呼长吸短。从此太空太和底气不能够下行于腹部,而腹内所抱之先天祖气,谓之先天元气,“动如愈发出”(老子语),反失于太空。久而久之,先天气丧失了多,肾部脉虚,根源不固,百病皆生。随着年事增长,呼吸长短也发生变化:初老婴儿,则吸长呼短;渐至青年,而呼吸平均;中老年人,则呼长吸短;及暨临终,只呼不来,而身亡矣。

盖人身禀天地的累片,要理解保气即保生也。故未请长生之术,亦应伸手延年之法。道教修炼就是使返本还原,回到婴儿先天状态。吐纳使呼吸归根,保住先天元气,气足则百患而治,固已性命的论,始可言其上层修炼。丹经谓“欲点长明灯,须用上油法”是吧。

二、功法篇

须择空气清新之地,或山林、公园、田野皆可,室内可以打开窗户,时间选择在子、午、卯、酉四正时,且此时工作一般比少,也有利于自我安排。

(一)身法。练功时最为不要穿过紧的衣物,腰带可以放松一放松,以利气血流通。姿式不限,行立坐卧均只是。行,可缓步徐行,神态自若,安然行气;立,自然站立,脚与肩宽,双膝微曲,双手自然下传在体侧,或双手相叠,放在脐下;坐,最好盘坐,双手相叠放于脐下,或掐诀最好,亦不过坐于凳及,手抚两膝盖;卧,可平躺,手心向上置干体侧,先转动脑袋,使脊椎正直,或双手相叠置于脐下,或者侧身卧最佳,一手置于头侧或枕肱,另一手放于脐下。以上四种姿式,求其自安适,以善入静。

练功时眼睛微闭,含光内视,眼观鼻,鼻观心,心观丹田。观丹田者,观丹田之气是啊。所以微闭者,太睁容易惹杂念,全闭容易昏迷入睡,皆给养气不利。微闭时上眼睑自然下传,以看前面之东西,而而非可知识别清为度。

鲜耳须屏却外界一切干挠,如可万籁俱寂之境,凝韵听息。庄子云,“无放的因耳,而放任自流的为中心,无听之以心,而放任的缘暴”,后人称为“庄子听息法”。要求简单耳返听被内,听那呼吸出入。呼吸本求无声,所以听息者,是伸手其绝利一源,专一养暴。

练功时要求舌抵上腭,即舌反卷以舌尖底面上齐。因人之上腭有个别单窝,叫做天池穴,上通泥丸,最爱漏神漏气。故练功时必须遏止,如小儿哺乳之状。

(二)心法。行功前务必消除杂念,欲念无除,则无法炼气。

《太上老君清静经》曰:“夫人神好清而心扰之,人心好静而用携的,常能遣其欲而心自静,澄其心而神自清,自然六待免充分。”就是要人头常用止念功夫,有念即止,使前念消除,后念不很,日久自然心底清静无物。如《老子》所提,“损之又损,以至于无为。”如此方可言行气之法。

《青华秘文》论述止念心法说,“但受一念妄生转机,思平日不得静者,此也梗耳,急舍之,久久纯熟。夫妄念莫大于喜怒,怒里回思则不怒,喜里知道抑则不喜,种种皆然,久而自静。”又说,“心求静必先行治病眼,眼者神游之主为,神游于眼而役于胸,故抑之为眼睛而如的归于心。”即言内观返照,可以止念。

入静功夫,主要还在协调悟解。

(三)息法(命功有呢的法,复由无为)。首先说,缓缓吐出体内浊气,再自鼻中抽,用意咽入下丹田(约脐下二指许),以补呼出底气。呼必呼尽,吸必吸满,吸时小腹圆起,呼时小腹微收,叫做顺呼吸,初学吐纳必须这样,这样人口呼鼻吸三不成。

接下来抿口合齿,舌顶上腭,收视返听,鼻吸鼻呼,一呼一抽烟,皆令出入丹田。务必到位为心领气,以气随心,吸气时随意念下注丹田,呼气时因为思想领出窍外,谓之内心已相依。

发端人之人工呼吸的气,并无可知上丹田。人之命脉原有一管,上有关于肺部,下接丹田,乃是虚空一无论是,无中生有,原来在娘胎时凡相通之,下生之后成为肺呼吸,这根管就渐渐迷塞了。《老子》说:“天地中那犹橐龠乎,虚而不屈。”就是乘的当即根管。有人练气功为什么会起胸闷胸痛呢?就是由行气不当,把橐龠管冲坏的缘由。所以行气之时,不可强迫压气,也不得强制憋气,勿执着,勿勉强,只要非疼就朝着生一些,发闷就向上一些,时间长了,慢慢冲开,自己是有发的。

吐纳还有一个主要口诀,叫做吸长呼短。吸气进入丹田,略存一满怀,然后才会收腹呼气。作用在于吸人空中太跟底气,注润丹田积蓄下来,坤腹先天元气不得外流,才会达成吐纳的审目的。

身如一粗世界,心为天,肾为地,随着行气,心性渐渐伏下,与肾气交合,《老子》日“天地相合,以降甘露。”口内自然非常有香甜凉津液,此津液乃练气所好,比从平日唾液,大产生利益之学。待到满人,送及咽喉,引颈吞之,汩汩有声,亦可帮助人静。津液为人口清心之宝,盖津可化气,润泽周身,谓之“炼津化气”,肺主气属金,金能好和,水为肾主精,亦为补充精捷法也。随着修炼功夫之升华,津液愈加甘美无比,若不编制真之士
谁能够理解之。吕祖喻也“长生酒”,“白饮长生酒,逍遥谁得知。”

行气既久,成为自,即使不用意领,气息自回丹田之内,仿佛有力吸引,橐龠已属矣。这时才将微意守于丹田,仍是丹田呼吸,吐惟细细,纳惟绵绵,若存若亡,似有像无,方为真息。此时逐步将大有可为之法,归于无为,先存后忘,知而不守。丹经云,“真意往来不暂停,知而不守是功力。”积久纯熟,有心化为无心,有意化为无心,则可使内心得到大幅度休歇,达交无念无欲之境,心神清定可给无梦,《庄子》日“古的真人,其停止不睡,其觉无忧。”其中效验不可思议。

说到底神气合为一体,不知不觉打成一片,心人气中,气包心外,混沌交合,氤氲不消除,津液愈大愈盛,香甜满人,丹田温,周身融融,呼吸开合,周身毛窍皆以及之对应。静到最处,但觉气如根根银丝,透入毛孔,空洞畅快,妙不可言。鼻无出入之气,脐有嘘吸之力所能及,好似婴儿在娘胎之中,谓之胎息。《老子》说,“专气致柔,能而婴儿乎。”真正存神达化之功力即以此也,到者地步,仙道不远矣。

而是上如此境地,随各人赋性有早有后,要于慎终如始,勿懒勿怠。《太上老君内观经》说:“信道易,行道难;行道易,得道难,得道易,守道难。守道不失去,身长存也。”

其三、吐纳须知

(一)外出路途所阻,而生饥渴,可就地静心吐纳服气,则无饥渴之感,所谓“气满不思食”。种种功效,日久自知,不必详述。

(二)练吐纳最好做太极拳之类的动功,道经称:“有动乎中,必出其静,”动静相兼顾,互相增益。练武术者,亦足是作为增援,只了解蛮用拙力,不知以意领气,以气领形,终究落于下乘,且受养生无益。

(三)《老子》说:“上士闻道,勤而行之;中士闻道,若存若亡;下士闻道,大笑的。不笑,不足以为道。”欲行真道,须如上士勤而行之。此法贵在坚持,行立坐卧之间,随时可用丹田呼吸,不必拘泥时日。常人多在大病之后方去寻求养生功法,一旦患病来改善也以置之不理,学者切忌此种憋端。

(四)平日专注保养元和,话宜少说,言多伤气,《老子》说,“多言数穷,不如守着,”“虚其心,实其腹部。”所谓“大巧若拙,大辨若讷,”内含养生之旨也。更要厚修德,德正则安慰,心安则气顺,试看啦位气功高深之人无道德。

(五)荤胆香辣之物不利养气,应少食或未吃请,老年人过应小心。盖腥荤属沉浊之气,食之势将使先天之气粗而难伏;香辣之品,性主轻浮,食的得如先天之气散而未凑合。故均宜避之。饮食宜清淡,以预留真气,食可则止,不宜过饥过饱,过饥伤气,过满足伤神。此饮食的志,修真练气者不可不知。

(六)不可当风吐纳,练到好处,全身发热,毛孔开张,更不可见风。若盘腿打坐久了,下肢酸麻,不可骤然下地,最伤筋骨,先将个别下肢伸起,手抚两膝,养静片刻,待觉身轻,方可下地。

(七)练气当禁烟酒,烟吧火之象,火能烁金(肺),故抽烟多者肺先损,肺损则无以生气。酒者,入于心经则大多言;人受肺经大声叫唤,入于肾经则情欲不节……种种危害,皆令人性乱而气耗,故宜戒之。

相关文章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